提交

您的申請已遞交

已向您的郵箱發出通知信!請您立即登入郵箱並按提示完成找回密碼操作。

完成

福建“大源傩”民俗文化節,我們走起!

日期:2017-08-11 瀏覽:3
分享到:

來源:福建省旅遊信息中心




“大源傩”表演



紅色文化展品

福建日報報道 當前旅遊界最熱的概念便是“全域旅遊”,今年6月國家旅遊局發布了《全域旅遊示範區創建工作導則》。作爲首批國家全域旅遊示範區創建單位,三明旅遊的龍頭——泰甯縣一直在進行全面的實踐探索,緻力于産業升級轉型。

那麽在“全域旅遊”的語境下,怎樣由單純的“看山看水”向民情體驗、互動休閑演變,怎樣讓旅遊資源變成有故事、有溫度的融合産品?

福建日報助村欄目、泰甯縣新橋鄉人民政府、福州滋農遊學公司攜手合作,由鄉村政府、業界和媒體聯合推出首屆“大源傩”民俗文化節,将“文化+旅遊”“農業+旅遊”産業融合發展,在生态觀光之外,嫁接民俗文化和農耕文化基因,多層次、全方位展示泰甯縣新橋鄉形象,促進民俗、文化、旅遊融合發展,擴大新橋的知名度、美譽度和影響力,助力于當地旅遊向深層次發展。

新橋鄉位于泰甯縣境西北隅,閩贛邊界線上武夷山脈東南麓。鄉域面積105.5平方公裏,鄉駐地新橋距縣城22公裏,海拔爲620米。境内的峨嵋峰海拔爲1713.7米,爲全省第三高峰,2001年6月經省政府批準爲省級自然保護區,2016年5月經國務院批準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本次民俗文化節将在8月26日—27日舉行,活動将串聯新橋鄉的兩個特色村:中國曆史文化名村大源村和革命老區村嶺下村,希望以民俗文化和農耕文明兩條主線并行的旅遊産品,給予大家别有風味的體驗。

大源傩,曆經千年地道中國味

它曆史積澱深厚,有明清建築群,有千年傩舞,有赤膊龍燈。它是省内衆多高校的寫生基地。

泰甯縣新橋鄉大源村,東臨邵武,西毗建甯,北倚江西黎川,地處兩省四縣市交界處,已有千年村齡。2010年,大源村被認定爲中國曆史文化名村。

由于身處要沖,大源自古就是交通要道,是閩贛之間重要的貿易通道。

大源村在南唐時期由嚴、戴兩氏先後開基,分别聚居于上大源、下大源兩個自然村,目前全村保存完好的明清建築多達20多處。

其中位于下大源村村尾的戴氏官廳是大源村現存規模最大的古民居建築群。它始建于明後期,最爲鼎盛時期共有房屋99間。清乾隆年間重修主座前堂、正堂局部,後堂仍完整保持明代原貌。

大源村的廟宇建築也值得一看。上大源村的南溪廟、文昌閣、三聖廟組群,以及下大源村的隆興廟、永安殿、奎星閣組群等。廟宇依山構築,掩映于翠樹叢中,景緻優美,别有韻味。

村裏還存留了兩項非物質文化遺産——傩舞與赤膊龍燈。

傩舞産生于3000多年前的殷商時期,是古代驅邪鎮魔的一種巫舞,經長期傳承發展,已漸漸從單純驅邪向娛樂方面轉變,成爲民間的一種驅邪、祈福、喜慶的舞蹈。由于傩舞的曆史悠久,流傳于民間的漸少,故被視爲研究人類學、民族學、民俗學的活化石。

大源傩舞曆史悠遠,村中嚴氏族譜記載,南唐時期,大源村的老祖宗嚴續在朝廷做官時被人誣告,被囚獄中,幸得當時的禁官趙元德将其密釋,嚴續隻身逃到新橋大源村。此後,嚴姓就在這個小村落裏繁衍生息。避過風頭後,嚴續再度出山,官居宰相,皇上把宮廷裏的傩舞(當時叫“和藩舞”)賞賜給他,讓他帶回家鄉。于是,傩舞代代相傳,舞了千餘年。

這種流傳千年的民間舞蹈,因“文革”期間道具被毀,沉寂消失了近40年。1995年,泰甯縣對這朵古民俗奇葩進行了緊急搶救,讓其重新煥發異彩。2005年,大源傩舞被列入首批福建省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

除了傩舞,大源村還擁有另外一個省級非遺項目——始于宋代的赤膊龍燈。據村民介紹,赤膊龍燈是一種原生态迎燈活動,與大多數地方的龍燈不同,赤膊龍燈的龍頭、龍尾是由硬質木材雕刻而成的,龍身由各家各戶用杉木做成的橋闆連接而成,插上特别的蠟燭和線香。因爲龍燈沒有燈罩,而被稱爲“赤膊”。

在本次民俗節上,遊客們可一睹這兩項省級非遺項目的神采。觀看嚴氏祠堂傳統祭祀,大源傩舞隊将進行踩街祈福,大家可以近距離觸摸、佩戴造價近千元的傩舞面具,品嘗當地的特色小吃,還可以在開幕式上看到赤膊龍燈簡約版“舞小龍”。

在這還得賣個關子,赤膊龍燈的蠟燭非常特别,它大風吹不滅甚至水也澆不滅,此中奧妙等你來揭曉。

到嶺下,摸魚抓蝦摘西瓜

在田間抓魚摸蝦的樂趣,生态魚的肥美鮮香,這似乎已經是遙不可及的兒時記憶。但是在新橋鄉嶺下村,所有的記憶和味蕾都會被重新激活。

嶺下村周圍高山環繞、峰巒起伏,村内溪流潺潺、農田密布,宛如世外桃源,是一座集農耕文化、民俗文化、紅色文化爲一體的傳統古村。

村裏有保存較好的清朝建築——嶺下私塾館和四進式庭院“郎官第”,院内陳列有花轎、龍燈、闆橋燈等民俗物件,以及舂米杵臼、犁耙蓑笠等農耕用具。

稻田養魚是嶺下村傳承已久的特色農業。稻花魚吃稻花長大,鮮香味美;稻花魚還可以清理害蟲,大米不僅生态,而且入口糯而留香,這種和諧共存的特色種養方式,在嶺下村存續了400餘年。

如今,嶺下村的稻花魚養殖面積達到了400多畝,所産稻花魚聞名十裏八鄉,每到花盡谷黃,農民開始放水抓魚時,吸引了縣城的許多居民前來搶購。2017年,嶺下村從建甯縣引進種植蓮子165畝,村民把稻花魚放進蓮田,不僅是天然無公害産品,而且想吃就撈,成爲了嶺下村民宴請親戚朋友的美味佳肴。

此次民俗文化節上,遊客可以現摘新鮮山地西瓜解渴消暑,也有高山蓮田的新鮮蓮子可嘗,還可以親自下稻田摸魚。在90後返鄉創業青年黃勝旺的生态養殖基地裏,可以在蓮田裏摸泥鳅和田螺,如果不怕夾手,還可以抓些真正山泉水養殖的小龍蝦。

黃勝旺2013年從山東齊魯工業大學畢業後,在甯波找了一份工作。從小生長在農村,祖輩都養魚,他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

于是他動起返鄉創業的念頭,輾轉福州、甯德、甯波等地,花了兩年時間,邊打工邊潛心學習水産養殖技術。2015年6月,黃勝旺回鄉投資20餘萬元在下嶺下樹古坑建設創業基地,基地有魚苗培育池2個,年培育育苗30萬尾;養殖稻田魚、泥鳅、小龍蝦20餘畝。

黃勝旺養魚種苗自己培育,有别于傳統的靜水孵化,采用的是流水孵化,孵化量大,速度快,時間短,受精率高,孵化率高,成活率高。而且養殖飼料也與衆不同,用人工培育的紅蟲、水藻當飼料,大大降低了成本,減輕了養殖風險。

經過試驗,黃勝旺的鯉魚苗培育成功,對村民養殖稻田魚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從這裏抓的魚苗放到田裏,個把月就能養到拇指大小,生長速度很快。

吃着稻花長大的鯉魚,肥美鮮嫩,甚至魚鱗都含有豐富的膠原蛋白,親手抓來的稻花魚經過烹饪上桌,嶺下村的稻花魚宴會讓你找回舌尖上的記憶。

追尋紅色記憶,感受紅色文化

大源村和嶺下村都有紅色文化的記憶,大源村還被三明市正式命名爲“中央紅軍村”。

在第二次國内戰争時期,大源村是工農紅軍一方面軍頻繁來往閩贛兩省的必經之地,是第五次反“圍剿”重要戰役新橋反擊戰的前沿陣地。1934年一場驚心動魄的反擊戰在新橋鄉上演,而大源村正是戰鬥的最前沿。當時的紅軍總政治部機關刊物《紅星報》,曾登載了有關這次戰鬥的大篇幅報道。

朱德、周恩來、葉劍英曾率領紅一方面軍司令部(紅軍總部)經新橋鄉抵達泰甯縣城;彭德懷、楊尚昆、聶榮臻、羅榮桓、董振堂、肖勁光帶領紅一、紅三、紅五和紅七軍團也曾在這裏馳騁沙場。

泰甯縣黨史辦專家介紹說,戰鬥中,紅一、三軍團冒着國民黨軍的嚴密火力封鎖,前仆後繼,殺傷國民黨十九、二十四兩團官兵八九百人,爲紅軍反擊第五次“圍剿”的戰局起到一定的作用。

大源村的戴氏官廳也是大源鄉革命委員會(蘇維埃政府)暨紅十三師指揮部遺址。1931年6月紅軍第一次解放泰甯時,大源村就成立了紅色政權——鄉革命委員會,機構便設在戴氏官廳。1934年3月,紅五軍團十三師在此地誕生。

除了戴氏官廳,大源村還有古驿道和古橋梁,巫寮隘(茶花隘)、鹽隘等反擊戰戰場遺址,紅十三師戰地指揮部,紅三十八團駐紮地,村中舊民房、大門口、圍牆上,現在還保留着十幾條依稀可辨的紅軍标語、口号。

嶺下村設有紅色文化展覽館,展示了泰甯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戰役——嶺下阻擊戰,以及嶺下村28名遊擊隊員及革命烈士的生平事迹。1931年2月16日,紅軍先遣隊一個排經過嶺下村。嶺下村民聽說紅軍來了,紛紛将自家的糧食、蔬菜等送到紅軍駐地,但被紅軍戰士一一謝絕。他們借用老鄉的門闆當床鋪,住在百姓的屋檐下,并向老鄉們購買青菜和木材,在就近的一塊空地上壘竈造飯。吃完飯,紅軍戰士還幫助當地的老人挑水、劈柴。第二天淩晨,紅軍戰士把門闆幫群衆一一安裝回去,把衛生搞幹淨後才離開嶺下村。紅軍進村不拿群衆一針一線的故事,四處傳開,成爲佳話。

這次民俗節上整修一新的紅軍食堂會和遊客們見面。(記者 張穎 通訊員 邱燦旺 文/圖)

 



(責任編輯:福建省 吳麗瓊)

返回>>

推薦閱讀